期末,可我担心的不是考试

期末了,大家这一群刚刚还在给高考生传授考试秘诀的大学生们,现在已经一头扎进期末的深坑里,被各种DDL追着跑,一边熬夜一边泡着枸杞菊花茶,狠狠地摇了摇头对自己说:我还能学。

图书馆越来越难找到座位,自习室也不再是空空的只有几人,大家一天一本书,一周一学期,卯足了劲去应对如怪兽一样的期末考试。

“期末真的好烦!”我抱怨着。

“有什么好烦的,不就是考试嘛,复习不就得了。”

我下意识反驳:“除了考试,我还有很多事啊。”

忽然一愣,原来期末,我真正烦的,是除了考试之外,那些打扰我复习的琐碎杂事。

大家好像已经过了,那个可以为考试全心全意复习的年纪了。


大一#

“我真的很纠结到底要不要留部。”她说。

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留部到底是为了什么?不留部又是为了什么?”

她沉默了好一阵子,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,叹了口气:“我觉得留部的工作一眼就望到了头,可我不想我的简历里社团经历那一栏,全都是‘干事’,连个‘部长’都没有。”

“你很了解你部长的所有工作吗?”

“是的吧。”她有些犹豫,“百分之七十?”

“退部的话,大二你要干嘛?准备双修?准备交换?还是想做点什么?专心学习?”

“没什么规划,我有些乱。”她答。

谈话好像陷入僵局。她在迷雾里横冲直撞,我也没有办法拉她出来,总不能指着一条路说,就这么走吧,但是走不通的话,你别来找我。

大一,大多数人会发现,怎么自己一个学期的课余时间,几乎都花费在社团里,可是大多数人,谈起这段时期的收获,无外乎是和他人沟通的能力,应变的能力,还有那些似乎花上九块九,听上几节网络课程,甚至是免费求助百度,就能掌握的技能。

至于成绩,多少成属于社团平台,多少成属于自己,也该心知肚明。

无论是人脉,能力,还是属于自己的成就,离了学生社团,照样能够获得。那么,留在社团的意义在哪?

无非是热爱。

因为你在做你喜欢的事情,所以你才不会去计较得失,你首先想的是自己能为这个社团创造什么,至于你从这个社团得到的,是对你坚持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嘉奖。

若没有那么喜欢,那便退部吧。

去做你真正想要做的事情。


大二#

“我昨天晚上熬夜熬到了五点。”他说。

“……你这哪叫熬夜,这叫通宵。看国际足联世界杯?”

“没有,我在整理我的作品集。”

“作品集?找到合适的实习啦?”

“算是吧。”几秒后,“可是我觉得没有什么是真正拿得出手的……”

大二了,有人问,这个时候找实习不会很虚吗,简历都填不了什么。可是当你发现暑期实习群里有人在问:“大家高考之后还安排面试吗?”你才发现大二找实习已经不早了。

当然,这只是个例,但你要知道,一群大一学生和一群大三学生,都在跟你抢同一个职位。

你清楚自己已经浪费了大一的一整个暑假,所以这次你不敢再兴冲冲地买好一考完试便回家的车票,无论是去支教,去实习,还是去创业,你唯一确定的一点,是你该考虑该走的路了,而不是回家,安然过着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日子。

期末考试的紧张之后,随之而来的是假期的空虚,你总想拼了命,去填满它,然后去证明自己并不比别人差。

不管你的选择是对的,还是错的,不管怎样,不应选择“安全的”。

“不管啦,就这么投了吧,不行就下一家呗!”他说得云淡风轻。

其实我知道,关于那家企业,他已经了如指掌。他一直在做的,就是朝着成为那家企业的实习生的目标前进。他的一整份简历,都在说:“我就是,最适合你们的那一个。”


大三#

“我今天又被boss嫌弃了。”他说。

“我今天刷了一套题……嗯,烂到头了。”她说。

“我不过比boss少吃了两年饭啊,怎么差那么一大截。”他说。

“同样是题,怎么考研题那么反人类。”她说。

“我是不是该换个实习啊?”他问。

“我是不是该放弃考研啊?”她问。

两人相视一笑,依旧该刷题的刷题,该工作的工作。

大三,这一年里可能边顾着学业边忙着实习或考研,可是到头来,你发现职场的自己,似乎不再手忙脚乱可还是那么吃力,发现自己准备了那么久的研究生考试,还是不能做到胸有成竹。

临近期末,开始慌了。

对自己的选择产生怀疑,在高压之下觉得有些透不过气,开始担忧照这样走下去是否会有出路。

不确定,坚持,是对还是错。

我想,时间会给出答案的吧,只要你还心甘情愿。

“在甘心之前,就这么走下去呗。”


大四#

“一个月工资,交了房租,就剩1500了。”

“boss最近又发飙了,转正,该不会要泡汤吧。”

“我要去北京读书,她拿到上海企业的offer。异地?没希翼的吧。”

“我妈让我毕业后回家。我不想。”

“工作太枯燥了,不如我还是跳槽吧。”

大四这一群人,是没有期末考试的。

或者说,他们的期末考试,大概很久很久之后才能慢慢拿到答案。

这个时候,害怕分离,害怕孤单,害怕自己一个人把生活过得一团糟。

毕业了,好像忽然被丢进了社会,左顾右盼,所有人都行色匆匆。

再怎么无助,再怎么慌张,也只能强装镇定,硬着头皮挤在一号线的早班车地铁上,悄悄补觉。该扛的还是得扛,万大事只有自己。

送你们来自老卢的一句话吧:

“总有一天大家要用自己的力量站稳,这是大家约好的,你可别输了。”


大学,好似很多人都过得很悠闲,这里的悠闲是指,即使大家觉得累,那也并不是因为大家在做的这件事很难。悠闲,是焦虑的来源。

四年,绩点2.0和绩点4.0的人,都逃不过焦虑,而大学生的焦虑,往往与日俱增,一旦临近期末,这种焦虑,便开始愈来愈清晰,在你面前晃来晃去。

你知道自己不该再待在舒适圈里,可你面前,是成片成片的无力和不知所措。

到底行不行,大家一次一次地问别人。

到底对不对,大家一遍一遍地问自己。

没有答案。

那么,与其如此,倒不如去犯错吧,只要不在原地,就可以了。


禁止转载,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。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